听到这些,灵菲菲稍稍放松。

秦尘说的也没错。

这也算不得是什么天大的秘密。

“这些本来也不是什么秘密。”

灵菲菲开口道:“灵仙郡灵家,乃是九元域灵家一脉割裂而出的,发展至今……”“哦?”

秦尘继而道:“不介意的话,希望灵小姐与我说道说道,在下与灵家,还是颇有渊源的。”

听及此话,灵菲菲点点头。

“灵家当年乃是九元域内的顶尖势力之一,不过这几万年来,却是发展受到极大的限制,一步步倒退了……”“而我们正是当年灵家七代族长的弟弟灵舒先祖后人。”

说到此处,灵菲菲呢喃道:“大概是五万多年前,那时候灵家传递到第七代族长灵熠,灵家内,三位位高权重的人物。”

“灵熠!”

“灵裕!”

“灵舒!”

浴缸里的小女生

听到此处,秦尘却是双手不自觉紧握起来。

“后来不知道为何,灵舒先祖,就带着灵家一脉人,脱离了灵家家族,来到了灵仙郡,在此地隐居起来。”

“只不过经过数万年时间,这一脉人逐渐繁衍,在灵仙郡也是成了一大家族。”

“而这几万年来,九元域灵家内,势力却是急转直下,从曾经的霸主,成为了现在九元域内,占据灵元州一州之地的势力!”

九元域。

共有九州之地。

而灵元州,正是九州之一。

昔年的九元域霸主,如今却沦落成为了一州之地的势力。

这样急转直下,确实是令人匪夷所思。

秦尘继而道:“那灵舒和李青萱夫妇二人,既然隐居在灵仙郡内,你们这一脉,按道理说,不可能只是在灵仙郡内发展才对……”听到此话,灵菲菲却是苦笑道:“本来确实是这么回事,可是……”“我太爷爷与太奶奶在此地隐居不就之后,便是纷纷故去,爷爷那时候,不过只是圣人阶位,没了太爷爷和太奶奶,一人在灵仙郡之地内发展,自然是艰难,也是这几万年时间,才发展到现如今地步……”说到这些,灵菲菲也是神色苦闷。

“太爷爷?”

“是啊!”

灵菲菲继而道:“灵舒正是我太爷爷,我爷爷就是灵天哲!”

此话一出,秦尘当即神色一怔,身躯微微一颤,上前一步,紧紧抓住灵菲菲手掌,喝问道:“灵舒和李青萱夫妇你是太爷爷太奶奶,故去……怎么可能故去……”被秦尘此等古怪的样子吓住,灵菲菲当即俏脸微白。

可是此刻,时青竹、李玄道、叶南轩、柳通天四人,也是不明所以。

怎么说的好好的,秦尘突然就激动起来了。

“我……我不知道啊……”灵菲菲也是被吓到了。

“当时太奶奶和太爷爷故去,我根本没出生,这件事情,只有我爷爷知道……”秦尘急忙问道:“你爷爷还活着吗?”

“活着,只是……”“只是什么?”

提及此话,灵菲菲忍不住道:“只是爷爷寿元将近,恐怕撑不过这几年了……”此话一出,秦尘身体又是一颤。

“你爷爷小天尊境界?”

“嗯……”秦尘此时,看了看灵菲菲,呆呆地坐下来,一言不发。

他需要理清自己的思绪。

良久,秦尘走出山涧外,来到山涧边的水潭处,一步步走出,任由潭水淹没自己的身躯。

足足好半天,秦尘方才浮出水面,坐在岸边,神色暗淡。

柳通天照看着灵菲菲,站在远处。

时青竹、李玄道、叶南轩三人,此刻缓缓走来。

“师父……”叶南轩蹲下,试探道:“您怎么了,师父……”秦尘看了看叶南轩,轻轻揉了揉其脑袋,笑道:“师父当年第五世,就是出生在九元域灵家。”

“当年,师父的父母,就是灵舒和李青萱夫妇二人。”

此话一出,三人皆是一愣。

“我刚出生之际,都是有一段空白的时间,并未觉醒记忆,那时候在灵家,我叫灵天辰!”

“当年师父历经前四世,似乎命数所导致,出声之后,没多久,父母都是故去,成为孤儿,遇到贵人……”秦尘喃喃道:“第一世遇到了秦京墨,我叫秦小墨,第二世遇到了青竹,第三世遇到了易大山,第四世遇到了轩辕峮夫妇……”“那时候,我都是孤儿。”

“第五世的时候,变了,我出生在灵家,成了灵家三爷灵舒的儿子。”

秦尘继而道:“小时候,我天赋平平,在偌大的灵家内,修武没一点能耐,我还记得,那时候因为被欺负,没少让爹娘得罪人……”“直到后来,记忆苏醒,我便是在第五世,选择以丹道为前进道路,逐渐,成为九元丹帝!”

脸上出现一丝缅怀。

“当时的我,可谓是呼风唤雨,曾经几番想要帮助爹娘,帮助灵家,成为这上元天的超级势力,可都是被爹娘拒绝。”

“他们是那种风轻云淡的人,不喜欢争斗的……”“在九元域内,灵家足够强大,就已经知足了!”

“而且我也想到,我一世一万年,帮助他们的毕竟有限,所以,也并未强求……”“后来,我便是开始了第六世的转世……”秦尘当即道:“每一世的转世,与前一世都是不会有纠缠,记忆是隔绝的。”

“而现如今,九世记忆和最初的记忆恢复,我算是将一切融为一体,返回中三天内,我便是有许多人想要见,不止是你们四位师弟师妹,更有我昔年的家人……”“至尊境武者,寿元数十万年,数万年时间,算不上什么的,只是,我没想到,灵舒和李青萱夫妇二人会死……”说到此处,秦尘微微呼了口气。

“灵舒和李青萱老前辈既然是师尊第五世的父母,那灵天哲不就是师尊您的弟弟了?

那这灵菲菲该称呼你一声大爷爷的……”叶南轩徐徐道。

此刻,秦尘神色平静,衣衫上的水渍,逐渐褪去。

“灵舒和李青萱是我一世父母,我该尊他们生生世世,如何死去,我必调查清楚。”

“当年他们夫妇二人,为何从灵家脱离……”“现如今的灵家,又为何从一域霸主,退化到了一州之地的霸主?”

秦尘眼神带着几分凌厉,缓缓道:“我会一一调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