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雷宗之中,风轩看到这一幕,冷哼一声。

“臭小子,有点本事……”风轩嘀咕道。

“不可小觑此子。”

风雷子开口道:“小小年纪,便有如此玄阵造诣。”

“再者,万倾雪对其青睐有加,或许此子,来历不凡!”

“那怎么样,不过才是涅盘四重而已!”风轩哼道:“我涅盘五重,对付他,轻而易举!”

风雷子摇了摇头,没有多说。

“这位秦公子,果然是深藏不露,我等佩服!”

紫霄庄主笑了笑,看着万倾雪,道:“万小姐,既然阵法打开,我等一同进入,所遇至宝,各凭本事了。”

“好!”

顿时,四方便欲进入其中。

“不可!”

五官精致漂亮mm拿棒球耍酷图片

秦尘此刻却是开口,看着大门内。

穿过这扇门,便是百殿之地了!

可是,这扇门,不是那么好穿越的。

“此殿,不可进!”

不可进?

这次,众人都是愣了愣。

这是什么道理?

打开了殿门,秦尘又不让进?

“秦公子此话何意?”紫霄庄主颇为客气道。

毕竟,刚才秦尘打开了百殿之地阵法,还是有点本事,又是和万倾雪一道。

“刚才打开此门,们应该也看到了,这门上,是一个死字,此门为死门!”

“从此阵法的构造上来看,生门在内,死门在外,若入死门,必死无疑。”

秦尘徐徐道:“建造此阵法的人,心机颇深,就算外面的人,强行破阵,死阵开启,内部就会毁于一旦。”

“而即便是通过阵法之道破开此阵,也是死门打开,进入者,必死!”

听到此话,风雷子、紫霄庄主和邪灵月几人,都是脸色微变。

“的意思就是,我们打开此门,却只能眼睁睁看着,不能进入了?”

“不错。”

“笑话!”

风轩此刻嗤笑一声道:“小子,我看就是故弄玄虚,打开了,不让我们进去,别以为就只有懂阵法。”

听到此话,风雷子几人,沉默不语。

秦尘此话,确实是不太可信。

若是有人建造阵法,将生门放置在内,死门放置在外,那不是把自己困死了吗?

谁会这么干?

“宗主,我看此子就是故弄玄虚,不让我等进入其中。”

风轩此刻冷哼道。

这下,紫霄庄主、邪灵月几人,也是拿不定主意了。

秦尘此刻,表情平静,不再开口。

他并非是什么大善人,只是眼睁睁看着这些人去送死,不提醒,倒也显得太过无情。

自己处于善意提醒,这些人若是信,那就信。

不信便罢了!

他们要送死,秦尘也不可能拉着。

况且这些家伙,眼高于顶,看他涅盘四重境界而已,也根本不信他的话。

“秦公子。”

风雷子此刻笑道:“既已打开,我等若不去看看,实在是难以安心,若有危险,立刻退避就是。”

紫霄庄主和邪灵月此刻也是点头。

“随便。”

秦尘此刻也是懒得多说了。

李闲鱼此刻站在秦尘身边,倒是颇为愤愤不平。

“不信我师尊的,们会死的……”李闲鱼嘀咕一声道。

万倾雪此刻也是表情复杂。

百殿之地,这一座座殿宇,威武雄壮,或许蕴含着子轩阁的秘密。

若是放手……

实在是可惜!

只是若是不放手,秦尘所言为实……那万千阁恐怕会死不少人。

一时间,四方各怀心思。

“我们走!”

风雷子一马当先,进入大门内。

风雷宗众人,在此刻亦是紧紧跟上。

紫霄庄主、邪灵月此刻,也是带领紫宵山转和邪月堡的人,一一入内。

三方势力,浩浩荡荡,又有三大生死境人物带队,也不惧怕。

秦尘看到这一幕,摇了摇头。

“秦公子,我们……现在走吗?”

“不走了!”

秦尘此刻开口。

万倾雪听到此话,却是一愣。

不走了?

秦尘刚才不是说,此地是死门,不能入吗?

看到万倾雪几人疑惑,秦尘继而道:“四门既然已经有人进入,那见了血,杀了人,就不再是真正的死门了!”

“如此一来,我们便可进入!”

听到此话,万倾雪一时无语。

“那他们……”

“估计除了那三个生死境,其他基本死光光!”

听到此话,万倾雪倒抽一口冷气。

这真的是死门?

“啊……”

突然,正在此刻,敞开的大门内,一道惨烈的哀嚎声,突然响起。

“啊……”

紧接着,道道惨叫声,在此刻不断响起。

即便是站在百殿之地外,依旧是让人感觉阴冷无比。

万千阁众人,此刻皆是呼了口气。

子轩阁!

哪怕是沉寂了三千年,依旧是如此阴狠可怕!

百殿之地内,惨叫声不断响起。

此时此刻,众人皆是感觉到,毛骨悚然。

“进!”

秦尘此刻,却是突然开口喝道。

话语落下,秦尘身影,在此刻冲出。

李闲鱼自然是紧随而上。

万倾雪犹豫片刻,也是立刻冲出。

万千阁众人,此刻亦是进入其中。

下一刻,众人顿时神经紧绷。

原本从大门外看,偌大的百殿之地,辉煌不已,光芒四射。

可是进入大殿后,仿佛天地被蒙上一层黑烟,浓郁的压抑气息,让所有人都感觉难以喘气。

秦尘立刻道:“不管遇到任何危险,都不要反抗!”

话语落下,突然,昏暗之中,一人持刀,在此刻杀出。

一名万千阁涅盘二重高手,看到这一幕,脸色一变,手掌一挥,一道灵气杀向那持刀人。

噗……

可是下一刻,噗嗤一声响起。

那出手的武者,突然胸口出现一道血洞,死于非命。

所有人都是懵了。

怎么会这样?

“我说过了,不要反抗!”秦尘此刻再次道。

话语落下,秦尘身前,一名持刀者,全身上下,身着血红色衣衫,一柄朴刀,直接斩向秦尘。

看到那朴刀斩来,秦尘站定原地,一动不动。

呼的一声响起,那一道身影,就这般直接穿过秦尘。

反观秦尘,毫发无伤。

“这是幻阵和杀阵结合。”

秦尘嘱咐道:“幻阵诱导出手,而杀阵则是在出手之际,便会立刻以自身施展的攻击,十倍之力,反杀!”

此话一出,众人都是脸色一变。

此地,太危险了。

最初秦尘所说,此地是四门,万千阁内,许多人也是觉得秦尘是故弄玄虚。

可现在看来,根本不是。

秦尘对阵法造诣,独树一帜,深不可测。

此刻,秦尘看着四周,沉默不语。

其实此地,本来确实是不可入内,入便是死。

只是三大宗门武者的强势闯入,使得这死门有了一丝生机。

换做旁人,看出此地破绽,也绝不敢入。

可是秦尘不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