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闲鱼看向时青竹,点点头道:“师娘,你……”

“我就在这里等他。”

时青竹此刻道:“等他出来!”

这一刻,时青竹体内,一股气息,浑然蜕变。

其双眼泪滴缓缓流下,道:“当年,他没让我等,我都等他了的,今朝,他让我等他了……”

这一刻,时青竹似乎极为的开心。

在看到秦尘那将要崩坏的身躯之际,她只觉得心底被什么触动一般,往日种种,浮现于眼前……

她是青霄圣域的时青竹,青霄天圣主!

每一年,她都是在等待一个人,等待一个人归来。

直到有一天,他终于回来了,可是二人之间,却仿佛是隔着一道无形的墙,阻隔在二人之间。

再次见到他,总感觉是少了些什么。

而后来,她痛不欲生,愿意为了他去死,或许只有死,才会解脱。

高冷美女漫步花墙烂漫唯美写真图片

时青竹仿佛看到了那一日,秦尘在她面前,悲痛到极致。

失去了,才知道珍惜!

不!

失去了,秦尘才知道,她的重要。

所以,她活下来了,成了一个新的时青竹。

今生,新的开始,成长起来,一直是和秦尘没有分开过。

从中三天灵仙郡开始,到灵元州,再到这九元大陆……

一步步走到现在,她和秦尘,早已经是无法分开了。

“我知道你肯定不会有事。”

时青竹看向那虚空,寂静无声,喃喃道:“我会等你回来的,一如当年……”

这一刻,九元丹宗、玄月洞天、青阳圣地三方,继续对魔族进行围攻。

三大魔族,至高帝尊顶尖强者尽皆丧命,面对顶端实力的碾压,魔族们四下溃散。

弈翰钰此时在尹可为和姬诗瑶搀扶下,看向四周,血迹斑斑的大地,显得如此空洞可怕。

“能不能带回师尊,且看师祖了!”

弈翰钰呢喃道:“不过接下来,陀罗坤和圣无缺必定不会束手就擒的,师祖的战场在阎门内,我们的战场,在九元域内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玄月上人和青阳华二人,此时也是到来。

“魔族已经溃不成军了,此事,我们需要上报到上元天域内吗?”

“没意义的。”弈翰钰挥挥手道:“元家根本不在乎九元域内的魔族,在他们眼里,九元丹典才是最重要的,魔族对他们造不成威胁,那些上元天域内的霸主们,根本不会计较……”

“诛杀魔族,靠我们,灭了圣无缺和陀罗坤,也得看我们了!”

“好。”

三死亡渊内,战场逐渐归于平静。

一转眼,一月时间过去。

各方进入三大禁地内的武者,纷纷退出。

死伤惨重!

而这一月时间内,整个九元域内,可谓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陀罗宫,宣布和九元丹宗、青阳圣地、玄月洞天开战。

而圣道宗内,圣无缺宗主率领三大道宗,近半武者弟子,驱逐了禹珉道宗、欧阳志勇道宗,江自如道宗、圣飞羽道宗。

圣道宗,一分为二。

同时,七大豪强势力,东域明家、崩山谷、千雪宗三方,也是纷纷揭竿而起,选择站在陀罗宫一方。

九元域,要乱了。

各大霸主势力进行争斗,厮杀极为残忍。

而不到三个月时间,突然有一天,一则消息,震撼了世人。

陀罗宫,宫主陀罗坤,跨入极境!

极境强者!

整个九元域,近十万年来,都没有一人跨入极境,哪怕九元丹帝等,类似于这等超级巨擘,也是离开九元域后,成为极境强者的。

陀罗坤,是第一个在九元域内,成为极境强者的人物!

而随着陀罗坤成为极境强者之后,原本以九元丹宗、青阳圣地、玄月洞天为首的进攻一方,不得不放下了进攻脚步。

一位极境强者,足以改变这几个月时间来,陀罗宫的颓势!

整个九元域,隐隐之间,似有一股暗流涌动,短暂的和平,之后似乎会是更加猛烈的狂风暴雨。

九元域,九元大陆,北方。

灵家所在之地。

现如今的灵家,依旧是缓慢扩张,稳定疆土,发展自身。

灵家内一种武者,这段时间来,也是各有提升。

灵家府邸内,此时灵天熵、灵天铭、灵天哲三人,皆是在场。

除却三人之外,还有几位灵家核心成员,以及李玄道和叶南轩。

除此之外,一道身影,站在大厅门口,看向厅内众人,正是李闲鱼。

李闲鱼此时看向众人,道:“事情大抵如此了,这四个月来,我一直忙碌,未曾来得及向两位师兄和诸位叔伯言明,”

叶南轩此时一步跨出,骂道:“上元天域元家?马德,老子总有一天,砍翻他们!”

李玄道在一边,却是道:“师娘呢?”

“她决定留在三死亡渊内,我劝不动……”李闲鱼随即道:“师娘似乎记起了什么,跟以前不太一样了……”

李玄道随即道:“师娘在下三天,乃是青霄天之主,本就是性格恬淡,寡言少语,这次师尊进入阎门内,可能是刺激到了师娘……”

“南轩,你我二人,不能再这般下去了。”

李玄道握了握手中剑,低沉道:“主辱臣死,师父受累,我们做徒弟的脸上也没光!”

叶南轩当即道:“没错,老子这就杀上陀罗宫去!”

李闲鱼却是急忙拦下两位师兄,道:“二位师兄,师尊既然敢入阎门内,必然会没事的。”

“你们二人,当务之急,还是提升实力。”

“现如今战场随时可能出现至高帝尊,大帝尊,小帝尊级别,你们二人若是出了什么事,我如何和师父交代?”

李玄道此时却是当即道:“你啊你,跟师父想的一样!”

“师父就是担心我们会遇到麻烦,万一死了,他没办法承受,可是武道一途,本来就是生死之间游走,如果死了,那是我们命该如此,可是这样憋屈的感觉,我是不想再体会了!”

叶南轩看向李玄道,大笑道:“老李,你他么说的太对了!”

看着两位师兄,李闲鱼心中也是被触动。

他们依靠了师父太多,可是给师父帮助太少了!

“既然如此,我们师兄弟三人,一起上战场,杀出一条帝尊大道来!”李闲鱼握了握双拳,低喝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