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清月的母亲赵兰芝这个时候开口说道:“月月,不要怪爸妈心狠,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着想,如果嫁给他这个穷小子的话,那这辈子就得过清贫的日子,柴米油盐酱醋茶,哪一样不要钱?爸妈是不想看着过穷苦的日子阿。”

苏清月愤怒地说道:“我已经长大了,我的婚姻就应该要我自己安排,我以后过什么日子,那是我自己的选择,我过什么日子跟们没关系。”

苏达强被她这一句给气的扬起右手,脸上的肌肉也因此颤抖了起来。

一直没说话的叶秋突然站了出来,挡在了苏达强的面前,伸手将他扬起的手给抓住,然后对着他微笑着说道:“叔叔先别生气,咱们有事好好商量嘛。”

苏达强冷哼一声,将手从叶秋的手上挣脱,然后没好气地说道:“只要离开我女儿,我就不生气!”

赵兰芝也在这个时候帮腔道:“没错,一没钱,二没权,拿什么来养活我女儿,小伙子,走吧,我们家清月不会跟在一起的。”

叶秋笑着说道:“阿姨,叔叔,请问一下,在们眼里,什么样的男人才配的上清月?”

苏达强冷哼一声道:“总之不是这样的条件!”

叶秋继续笑着说道:“说说吧,我很想知道,们的标准到底高到什么程度。”

赵兰芝在一旁说道:“说出来吓死,以我们家清月的条件,她要找的老公,必须年入上百万,有房有车,房子必须是中海市市区里面的,而且必须要全款买下这房子,不能是月供,我们清月可不会跟着他一起背房贷。”

“还有,车子必须要五十万以上的,家里必须有一百万以上的存款。”

苏达强接着说道:“我可以降低一点条件,只要他是处级以上的官员,有房有车就行。”

水嫩白皙北京少女高清美臂私房写真

苏栋梁这个时候开口说道:“大伯伯母,这小子估计连十万块钱都没有,还有车有房呢,怎么可能?我堂姐跟着他,注定受苦一辈子。”

叶秋双手一摊,然后开口说道:“们所说的这些条件,我真的做不到。”

苏清月堂弟苏栋梁嘲讽道:“看,这小子自己都说做不到了,真是没斗志,垃圾一个,这样的人,注定穷一辈子。”

叶秋笑着说道:“我总不能把钱丢掉,主动降到们所说的标准吧。”

苏达强众人愣了一下反应过来,脸上均现出了鄙视的表情,苏清月的嘲笑地说道:“是在做白日梦吗?还真的以为是亿万富豪了?真是好笑,还主动降到我们所说的标准,装逼装过头了,小子。”

苏达强摇摇头叹息一声道:“唉!现在的年轻人阿,啥也不会,就只会吹牛皮,一点也不脚踏实地。”

赵兰芝开口对着叶秋说道:“走吧,我们家不欢迎,以后也别来我们家了。”

就在这个时候苏清月突然开口了,只见她说道:“等一下,我有办法证明他是个有钱人。”

苏清月说着突然抓起客厅桌子上的遥控器,然后按下电视机的开关,然后将频道调到中海市都市电视台。

苏达强对着苏清月说道:“清月,这是干嘛?是想说这小子上电视了?上电视能证明什么?”

“我看这小子上电视估计也不会是什么好事,估计是当小偷被抓了才会上电视的。”

“我觉得是,这小子一定犯罪了,所以才会上电视的。”

就在这个时候,电视里面传来一个画面,一个剪彩的画面映入众人的眼前。

苏清月对着苏达强说道:“爸,这是前些天我们恒福集团新开业的一家珠宝店的剪彩仪式,们看看。”

随着镜头的推移,众人发现赵梦蕊站在剪彩的队伍的中间,然后往着她的右边看去,这人好脸熟。

众人接着将眼神投向了叶秋,又看了看电视画面,画面里面的人,不正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吗?

众人有些惊讶了,能够站在赵梦蕊身边参加剪彩,那么说明这小子身份一定不低。

电视机前面传来记者的声音,这看似一条新闻,其实实质上是一条广告,介绍恒福集团的广告。

叶秋差一点就忘记了这件事,没想到苏清月倒是记得很清楚。

很快剪彩的画面过去,换成了记者的采访画面,只见记者举着话筒对着赵梦蕊说道:“赵董,恒福集团又一家新店开业,请您发表一下的感言吧。”

赵梦蕊接过话筒,然后落落大方地说道:“恒福集团最近几年发展迅速,希望能够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,创造更多是社会价值,回报社会。”

“借此机会,我想要替我们这个新店做一个简单的介绍,这是一家珠宝玉石店。”

说着赵梦蕊接着介绍起了旁边的叶秋,“我身边的这位叶先生,是我们恒福集团的首席鉴定师,我们恒福集团的珠宝玉石,都是经过叶先生亲自掌眼的,所出售的商品都是精品,绝对不卖假货,欢迎大家前来选购。”

赵梦蕊接着说道:“下面让叶先生说两句吧。”

赵梦蕊说着将话筒递给叶秋,然后叶秋面对着镜头客套地说了几句。

电视画面里面的叶秋说完话之后,苏清月将声音调小,然后才发现,整个客厅鸦雀无声,众人都是瞪大眼睛看着电视画面,好像看到了什么天方夜谭的事情一样。

苏清月咳嗽了一声,然后开口对着她的爸妈说道:“爸妈,现在们应该相信了吧?赵董都亲口说叶秋是我们恒福集团的首席鉴定师,这不可能有假吧。”

苏清月一下子来了底气,只见她接着说道:“我上次跟们说过,们应该记得,我们恒福集团的首席鉴定师的年薪,至少上千万,还有年底分红的金额也非常的不菲,所以叶秋说他做不到们所要求的条件是真的,他现在的年薪已经上千万了,难道要让他丢掉九百万?”

苏清月这一番话说完,她的爸妈还有他堂弟一家人刷的一下子脸红了起来。

他们想起刚才对叶秋的羞辱,羞愧到极点,每一句话都好像是巴掌一样扇在了他们的脸上,让他们感觉到火辣辣的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