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怎么可能?”

立刻有人道:“若是成功了,为何在古籍内,还是没有秦京墨的记载?”

“是啊,死而复生……这也太扯了吧?就算是神,也不一定能够做到吧?”

暮棋此刻再度道:“我说了,按照传说,确实是如此,只不过,这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,无人得知,而且九幽大帝消失十万年有余,不见其影,现在是否还活着,都不知道……”

此时此刻,众人皆是打心底里不信。

若是真的能够死而复生,那根本不是人,是神了!

即便是化神境,都做不到让人死而复生。

暮棋说完这些,带着暮家众人,在大殿内四下看了起来。

而众人此时此刻也是一一散开,回味刚才暮棋所说的话。

原来,九幽大帝曾经叫秦小墨。

而且,自小是孤儿的九幽大帝,拥有一位如兄如父的秦京墨大哥。

剑小明此刻来到秦尘身前,蹲下身来,道:“哥,你刚才都听到了吧?死而复生,真的吗?”

粉色小碎花淑女恬静而美好

“真的!”

秦尘此刻看着那雕像,笑道:“一个在古籍内并未被记载的人物,真的还存在,或许之后,你便会见到。”

听到此话,剑小明顿时一愣。

“哥,你别吓我……见到的是真人还是鬼魂啊……”

听到剑小明此话,秦尘没有多说,只是静静站在那石碑前。

“那些家伙,在这里转悠来转悠去,我看是不安好心。”剑小明看着暮棋等暮家人,低声道:“哥,你说他们在找什么?”

“或许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找什么。”

秦尘此刻挥挥手道:“好了,故事听完了,我们也该走了。”

“把这个扛起来带走。”

“嗯嗯,好……嗯?”剑小明刚答应下来,看了看秦尘,道:“哥,你认真的吗?”

“驮着雕像走?”

剑小明顿时看着那雕像,道:“你别吓我啊,哥……”

“让你扛着就扛着,哪里那么多废话?”

剑小明走到那雕像前,此刻拱了拱手道:“这位前辈,我只是奉命行事,你要怪可别怪我啊!”

剑小明说着,走上前去,托起雕像。

“咦?”

只是这一托起,剑小明却是一怔。

这雕像给人的感觉,原本是很沉重,可是当他运转灵气托起雕像之际,却感觉很轻,就像是……一个人的重量一般。

“怎么了?”

沈文轩、李一帆和天玲珑几人此刻也是凑过来。

“这雕像好轻啊,像是背着一个人一样,好奇怪……”剑小明忍不住嘀咕道。

天玲珑看向那雕像,徐徐道:“而且这雕像的建塑材质很特殊,给人的感觉很古怪。”

“不止如此,雕像内,有一丝丝的灵药馨香气息……”沈文轩也是开口道。

四道看着雕像,一阵嘀咕。

秦尘此刻带着众人,便欲离开此地。

那暮棋等人,依旧在天尘殿内徘徊,似乎想发现些什么,可是始终是一无所获。

秦尘走出大殿,此刻整个天蜃宫内,来来往往,一道道身影忙碌不已。

许多二梯宗门、三梯宗门到此地,都是奔着宝物而来。

那些顶尖宗门、世家,早已经是霸占许多看起来恢宏壮观的建筑,他们就只能够在那些较小的殿宇内转悠了。

&nbsp

;“这是天蜃宫吗,怎么什么都没有!”

“是啊,天蜃宫不是天蜃老人所传吗?怎么就这么几件残破的灵器。”

“别提了,我找到的都是四品、五品的灵器……”

一个个武者来来回回,显得失望至极。

秦尘听到这些话,却是蹙起眉头。

小沙虾和老卫二人此刻也是感觉不对劲。

“公子……”老卫拱手低声道:“似乎不太对劲,天蜃宫内的至宝,少说上万件,分散在各个宫殿内……”

小沙虾却是打断道:“我还以为当年被你搜罗完了呢,难不成……有人进入过天蜃宫?”

“不可能……”

秦尘此刻掷地有声道:“除非是超越化神境,但是九幽大陆,并未诞生超越化神境的存在。”

“那也有可能是来自其他大陆?”